是足球人的胡闹,还是顺势而为的改革,皮克的戴维斯杯将去向何方

是足球人的胡闹,还是顺势而为的改革,皮克的戴维斯杯将去向何方 “18个国家、1个城市、1个星期、世界锦标赛”。打开戴维斯杯官网,你会发现这是这项创立于1900年的百年赛事在2019年的新定位。而本周一在马德里的“新戴维斯杯”开幕式上,现场也打出了“New Era,Same Soul(新时代,同精神)”的口号。 但是,自从2018年8月ITF(国际网联)在奥兰多以71.43%的高票通过“戴维斯杯改革计划”之后,尽管赛事正在马德里的魔力盒体育馆轰轰烈烈地展开并且进入到了4强阶段,围绕着这项古老杯赛的讨论就从来没有停止过。 人们对于这项赛事的改革,以及提出改革的最大推动者杰拉德·皮克依然保持着怀疑态度。虽然巴塞罗那暨西班牙国家队主力后卫不断澄清自己并不是以“网球外行”的身份去网球界赚钱,更不想把自己的名字印在戴维斯杯的奖杯底座上,他只是喜欢网球、愿意为这个运动和这项赛事提供帮助,但面对当下的多方面阻力,他到底会将戴维斯杯引向何方? 一、皮克和网球的情缘 作为前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副主席阿马多·伯纳乌的外孙,杰拉德·皮克就是传说中“含着金钥匙出生”的人。他的母亲蒙塞拉特是巴塞罗那一家专门治疗脊柱问题的医院主管,父亲约翰是一位知名商人。 不过,皮克的童年并不只有足球,网球也占据了非常重要的部分。 “小时候我踢足球也打网球,之所以选择足球是因为我觉得我会在这个项目里做到更好。” 长大后他依然会在巴塞罗那的The Real Club de Polo俱乐部打球,那是一家创建于1897年的体育俱乐部,他和父亲一样都是会员。 自从2013年和拉丁歌后夏奇拉结婚之后,这对夫妻也经常会被拍到去打网球或者观看网球比赛。 他们经常会出现在巴塞罗那公开赛的现场,为西班牙天王纳达尔加油助威,也会现身罗兰加洛斯或者温布尔登,感受大满贯赛事的魅力。 即使是在足球场上,关键时候他的脑海里也还是会偶尔跳出网球。 2007-2008赛季的欧冠决赛中,曼联和切尔西在莫斯科的卢日尼基体育场通过点球决胜。4比4后,只要接下来出场的特里打入点球,蓝军就将获得球队历史上的第一座欧冠奖杯。 “我想到了网球比赛的赛点,胜利和失败之间只有一个球的差距。” 坐在“红魔”替补席上的皮克在自传《回归之旅》里写道,“命运让特里踢丢了那个球,随后安德森和吉格斯都顺利进球,我们的门将在最后时刻挡出了阿内尔卡的射门。” 2017年,已经在足球领域集西甲、国王杯、欧冠、欧洲杯、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皮克拓宽了自己的商业领域。 他拉上乐天创办人、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三木谷浩史、盛力世家董事总经理屈永恩、Nullah Sarker以及Mike Evans,成立Kosmos国际控股有限公司,甲骨文公司老板 Larry Ellison也是他们的合作伙伴。 二、新戴杯的运营模式 在创立之初Kosmos就关注网球,他们是ATP日本网球公开赛的赞助商,而2018年的工作重心则是ITF旗下的戴维斯杯。 而参加足球世界杯并且帮助西班牙国家队在2012年夺冠的经历给了皮克灵感,他希望能够将“世界杯”的概念带入网球,以赛会和盛会的形势来吸引更多的观众、媒体、转播商和赞助商。 为了实现这一点,他从2018年初开始和ITF接触。在成功地将自己的“戴维斯杯改革计划”提交ITF奥兰多年度大会审议之后,他在甘伯杯上只踢了半场球,就于8月15日从巴塞罗那飞往奥兰多,参加8月16日的投票。 得知计划以超过71%的高票得到通过后,他和Kosmos公司的商业伙伴们一瞬间全部跳了起来。 “这个夏天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,”他这样形容自己的感受。 他的新计划被通过,意味着Kosmos将在未来25年之内独家运营ITF旗下的戴维斯杯和戴维斯杯相关赛事,总投资额高达30亿美元。其中,戴维斯杯每年的总奖金增加至2000万美元,国际网联的会员国协会也将得到更多资金以推动青少年网球发展。 在赛制方面,“新”的戴维斯杯将取消原来贯穿全年的赛事,把世界组的18支球队集中起来,每年11月待巡回赛结束后选择一个城市举行为期一周的杯赛。以前的五盘三胜制将被三盘两胜制代替,两支球队之间将要进行两场单打和一场双打的较量。 2019年的戴维斯杯世界组决赛于11月18日至24日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,2月14日进行了抽签。 18支球队分成6组,小组第一直接晋级8强,成绩最好的两个小组第二名将同样获得晋级的机会。 其中,法国、塞尔维亚、日本被分在A组, B组有克罗地亚、西班牙、俄罗斯, C组有阿根廷、德国、智利, D组有比利时、澳大利亚、哥伦比亚, E组有英国、哈萨克斯坦、荷兰,F组有美国、意大利、加拿大。 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分组结束的第二天,ITF宣和Kosmos联手宣布他们迎来了戴维斯杯改革后的新赞助商雷克萨斯。 这项由法国巴黎银行(BNP Paris)冠名的赛事用了赛会官方用车,后者将承担每天至少500人相关人员往返酒店以及马德里“魔力盒球场”的交通服务。 三、来自网球界的阻力 “通过改革戴维斯杯将变成真正的网球盛宴,对球员、球迷和赞助商都将更具吸引力。” 对于新的赞助商的加入以及和皮克联手推动改革,ITF主席大卫·哈格蒂充满信心。“我们欢迎雷克萨斯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,期待我们能够一起让这项国际大赛变得更加激动人心。” 除了官方用车之外,皮克还把西甲联赛纳入到戴维斯杯的赞助商行列,同时拉来自己在巴塞罗那俱乐部的队友梅西加入Kosoms。 他向阿根廷人描绘了“网球世界杯”的前景和“钱景”,同时也替加入合伙人行列的队友背书。 “从他加盟巴塞罗那以来,我们已经认识了18年。他希望了解Kosmos,并且想要成为我们的一部分。” 然而不管皮克如何强调自己对网球运动的热爱,不管他和梅西在足球领域取得多少了不起的成绩,让来外行人来对一项百年网球赛事“指手画脚”,很多球员和名宿都在各种场合表达了不满。 整个2018年,皮克都在为戴维斯杯改革而奔忙,2001年美网冠军和2002年温网冠军休伊特则一直站在他的反面。 “又是一个戴维斯杯的网球周末,所有网球界的精英都出现在这里。”去年4月初,澳大利亚人在自己的社交网站上呼吁人们反对西班牙人引领的改革,并且加上了“传统胜过金钱”和“投票反对”的话题标签。 尽管投票最终获得通过,他身为澳大利亚队队长不得不带队参加2019年2月初的预选赛,在赛前发布会上他依然继续炮轰皮克。 “现在,我们正在被一位来自西班牙的足球运动员所左右,这就像我站出来要求对欧洲冠军联赛进行改革一样。实际上,他对网球一无所知。” 同样的声音也来自休伊特的同胞、澳大利亚双打名将伍德布里奇。“一个足球运动员在ITF的年度大会上登台,告诉我们为什么戴维斯杯需要改变,然而那么多网球名宿却没有资格(站上演讲台)去表达不同的意见。” 2018年戴维斯杯亚军法国队更是全队集体表达了反对意见。 马胡说自己曾经第一时间向ITF主席哈格蒂表达了自己的不满,“我觉得他应该清楚我的看法。”2017年帮助法国队第10次夺冠的普伊则以“退赛”明志,“我不会再参加戴维斯杯了,这是我的最后一届。” 四、对空头支票的担心 来自退役球员和“普通”球员的反对是一方面,顶级球员态度模糊是皮克急需解决的另一方面。 作为当下国际网坛最具号召力的球员,费德勒对于西班牙人和他的改革计划看上去并不怎么感兴趣。 “我必须承认,看到足球选手涉足网球领域,这是非常奇怪的感觉。我赞成创新,这项运动也需要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,但这就像是搭积木,你必须要小心,不要破坏整个高塔。” 对于包括费德勒在内的“提醒”和反对意见,皮克在2019年2月再次做出回复。 “从来都没有‘皮克杯’,我痛恨这种说法。戴维斯杯是一项历史悠久的赛事,我只是希望它能够在未来有更多的选择和可能。或许几年之后,人们会回来说:‘我们错了,现在的戴维斯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。’” 他希望大家能够给自己时间去印证改革的对错,然而现实的问题是,Kosmos董事会里只有甲骨文公司首席执行官亿万富豪Larry Ellison有运营网球赛事的经验——他是ATP印第安维尔斯大师赛的拥有者,也是纳达尔的好朋友;而不管西甲联赛还是梅西,都让他和足球脱不了关系,也更容易让他遭到网球人的反对。 此外,《每日邮报》记者麦克·迪克森的分析文章表示,网球界普遍担心的还有皮克“30亿美元”的投入会不会是一张空头支票。 考虑到网球的受众以及戴维斯杯的影响力,人们想要了解改革之后这项赛事到底能够从赞助商、电视版权、门票销售以及周边收入中获得多少收益,能不能确保赛事正常的进行? 要知道,2019赛季Kosmos承诺的戴维斯杯总奖金额为2000万美元;此外,他们还要给予参赛国相应的费用,并且负担在马德里举办总决赛的费用。 “有人看到了希望,但也有人从长远的角度感受到了焦虑。”《每日邮报》写道。 五、和其他杯赛的竞争 经济利益是一切赛事得以运行的基础,皮克之所以对网球和戴维斯杯感兴趣也是出于这一点。然而他的“网球世界杯”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可能会触动他人的利益,例如即将举行第三届的“拉沃尔杯”和即将于2020年推出的“ATP杯”。 前者是由费德勒和他的经济公司Team8所发起,旨在向名宿罗德·拉沃尔致敬的团体表演赛,2017年9月和2018年9月分别在布拉格和芝加哥成功举办。 因为是瑞士天王主办,又有网球名宿加持,每一届拉沃尔杯都星光熠熠,参赛球员包括费德勒、纳达尔、德约科维奇、小兹维列夫、克耶高斯、沙波瓦洛夫等等。 除了出场费,2017年获胜的欧洲杯6位球员都得到25万美元的奖金。要知道,小兹维列夫在当年的四大满贯加起来也只收获了42万美元奖金。 连续举办的拉沃尔杯以大牌球员和更多的娱乐性已经抢占了高地,这使得皮克和Kosmos公司不得不做出让步和调整,将原本希望在9月份举办的戴维斯杯挪到11月。 “我们曾经在前期咨询过一些球员关于比赛时间的看法,大家普遍青睐9到11月。” 西班牙人在接受法国《费加罗报》采访时表示,“我知道对于职业网球选手来说,每一个赛季都非常漫长,所以Kosmos会选择一个合理的时机来办赛。” 结果,在拉沃尔杯确定于2019年9月20至22日在日内瓦举行之后,留给皮克的档期只剩下了11月。 但是每年11月,ATP都将以年终总决赛来结束一整个职业赛季。这本身就对顶级运动员们的体力和精力是极大的挑战,如何在总决赛和戴维斯杯之间做取舍将会成为值得考虑的问题。 而在去年的ATP年终总决赛期间,ATP在伦敦的O2球场还宣布将会联手澳大利亚网协举办“ATP杯”,这显然也和皮克一样是奔着“网球世界杯”的概念去的——首届赛事于2020年1月在澳洲的3个城市举办,24个国家的队员将被分为6个小组,冠军队伍成员最多可以获得750个积分,而戴维斯杯没有ATP积分。 所以,在奖金方面比不过拉沃尔杯,在积分方面又比不过“ATP杯”,比赛时间又处于人困马乏的赛季末,拉上西甲联赛和梅西入场的皮克未来该如何回报他的投资人们呢?首届戴维斯杯费德勒和兹维列夫都没有为瑞士队和德国队出战,他们选择了去南美打表演赛。而明年如果34岁的纳达尔和33岁德约科维奇不再代表西班牙和塞尔维亚出场,皮克的比赛还有什么噱头呢?

 

 

信息编号:1199  作者:互联网  

为您推荐
阅读推荐

中超第四轮竞赛,深足在1球抢先的大好形势下竟被反转了,吞下了新赛季的三连败。假如说前两场是输给恒大与申花能够承受,但...

就在欧冠联赛1/4决赛次回合莱比锡对阵马竞的竞赛之前,马德里竞技队宣告该队阵中有两位球员新冠检测成阳性。据悉,该场竞...

本场竞赛,深圳队有一个梦境局面。开场第1分钟,深圳队发起闪击战。塞尔纳斯、郜林之间的快速配合将球直接带到了禁区。外...

本场竞赛司职右后卫的张弛对位韦世豪,成功封锁了前三轮场场进球的韦7。对此,张弛表明:“小韦是中国足坛的红人边锋,我与他...